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美洲腹蛇!
栏目简介:他对我的话不是很信服,但仍把准备时间表的工作交给了我。他说,他写了一个转移苏丹注意力的故事,这个故事不带任何意义,所以没有人可以从中作出任何结论。几天后,他问道,人是否可能编造出一个让人乐于听读,却没有什么寓意或意义的故事。“就像音乐?”我说。霍加看来相当惊讶。我们讨论着,认为这个理想的故事应该有一个像童话一样纯真的开场,主要内容又必须如噩梦般惊骇,同时结尾要像未能结合的爱情故事那样是个悲剧。他进宫的前一天晚上,我们愉快地熬夜聊着,紧张地工作着。隔壁房间中,我们的左撇子誊写员朋友正为霍加尚无法安排完成结局的故事,誊写着开场部分的漂亮文稿。到了早上,借由手中有限的数据,我从几天来努力得出的综合因素中作出结论:瘟疫将在市场夺走最后的人命,并于二十天内在城里绝迹。霍加并未询问这项结论的依据,只是说这个解救日太遥远,要我把时间表改为两周,并以其他数据隐藏瘟疫的持续时间。对此我并不那么乐观,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。霍加当场就时间表中的某些日期编了几行诗,塞给了就要完成工作的抄写员,同时要我画一些图来说明这些诗句。临近中午,他急急忙忙让人用蓝色大理石纹封面装订好论文,带着它出了门。出门时,他显得抑郁、烦躁,他有点怕。他说,他对那些他塞进故事里的鹈鹕、长翅膀的牛、红蚂蚁和会说话的猴子要比对时间表更有信心。完~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洲腹蛇 >
最新内容